男子注射狂犬疫苗后死亡,你害怕狂犬疫苗吗?

昨晚,有媒体报道“29岁男子注射狂犬疫苗三天后死亡,苏州药监局已将疫苗送检”,这是继上月一连云港女童疑似注射狂犬疫苗后死亡的又一案例,引发了不少关注,乃至恐慌。而观察新闻下面的网友留言,可以发现,当今中国社会对狂犬病及狂犬病疫苗的看法是异常复杂的,还有很多误解,这不是一个理想状况。

1 切不要因这两起新闻就认为狂犬疫苗质量和安全性有问题

在媒体报道“29岁苏州男子注射狂犬疫苗三天后死亡”之后,微博上疫苗领域的知名大V陶黎纳医生(ID:疫苗与科学)指出,“我希望媒体们不要把接种疫苗后死亡作为自己的兴奋点。2013年底多起乙肝疫苗接种后婴幼儿死亡事件被证明是巧合,一波媒体们在那次学习了不少科学知识。然而事件过去5年多,有些媒体开始遗忘了,又开始折腾这类事件。其实,这就和报道某人吃饭后死亡一样无聊。”

在陶黎纳看来,没有必要一出什么事就立刻把问题聚焦到疫苗上面

作为一个严谨的医疗工作者,陶黎纳的想法可以理解。他恐怕是认为,像这样的报道,单是一个标题就能引发联想——“这个人是不是因为注射疫苗才死的?”尽管报道实际上并没有做出这种暗示,而且报道中采访的厂家、医生以及疫苗领域的专家均不认为病人死亡与疫苗有关,但人们的负面联想只会越来越强烈,谁让近年来疫苗有关的负面新闻是如此之多、如此之让人愤慨呢?不出意外的,新闻下面出现了这样的高赞评论,“为了保命去打疫苗,结果因为疫苗而死。”

还有人表示,尽管疫苗未必有问题,但打疫苗可能是没必要的。有一条高赞评论是这样的,“还不是无良媒体过度夸大狂犬病传染途径。猫理论上是可以传播狂犬病,比如被患有狂犬病的狗咬伤之类,但事实上全世界真正公认是因为猫传染狂犬病的例子少之又少。还是被家养接种过疫苗的小猫抓伤,完全就不用去打,我国每年注射的这么多无用狂犬病疫苗,和国家不积极科普,任由恐慌情绪扩散有很大关系。”

毫无疑问,看到这样的新闻,并看到这样的评论,一定会动摇不少人对狂犬疫苗的看法,以至于一些人在被猫狗抓伤咬伤之后,会犹豫要不要去打疫苗。陶黎纳医生担心的显然正是这种状况。在“连云港女童疑似注射狂犬疫苗后死亡”新闻引发关注时,陶黎纳撰文强调,该女童需要接种狂犬病疫苗,而且是“必须接种”,因为根据新闻描述,女童是被小狗咬破了手指,已经属于Ⅲ级暴露。按照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《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(2016版)》,Ⅲ级暴露就是必须接种狂犬病疫苗。“切不可抱有任何侥幸心理”,陶医生如此写到。

并且,他还认为事件中的狂犬疫苗不存在质量问题,还强调狂犬病疫苗是灭活疫苗,不含活的微生物体,不会造成接种者感染狂犬病。对于女童的死亡,他认为也不是过敏,而可能是偶合,与苏州男子死亡新闻中疫苗专家王月丹的看法一样。

连云港女童与苏州男子到底因何死亡,也许需要权威机构尸检后得出最终结论(如果有的话)。而在此之前,从科学的角度而言,应当先尊重疫苗专家的看法,别轻易认为狂犬疫苗的质量和安全性有问题。

2 但被猫狗抓伤后要不要立刻打针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

然而,需要指出的是,疫苗的质量、安全性问题的确是一个纯粹的科学问题,但“被猫狗咬伤、抓伤之后是不是非得立刻打疫苗”这个问题,恐怕就不尽然了。

的确,狂犬病的病死率接近100%,但考虑到风险、金钱成本、时间成本乃至衍生的一些负面状况,加之人们与猫狗接触是如此频繁,让人们一旦被抓被咬就去打针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。就像一些人说的那样,就算疫苗很安全,你也不会过敏什么的,但你打车去注射疫苗的时候说不定还会遇到交通事故呢——这并不是开玩笑,视具体情况的不同,暴露后感染狂犬病的危险性有多大,实际上是值得认真讨论的。检索中文网络,你会发现,这样的讨论相当之多,而且很多都是严肃讨论,这反映出问题的复杂,以及人们对此的焦虑。

所谓衍生的负面状况,2011年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《谁该打狂犬病疫苗?》曾做过集中报道,作者是狂犬病专家严家新。在他看来,中国有些人得了狂犬病恐惧症,简称“恐狂症”,成了几乎可与“恐艾症”并驾齐驱的一种非常流行的心理疾病,“恐狂症的最常见表现就是滥用狂犬病疫苗,在明显不该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也接种,甚至反复多次接种后仍然忧心忡忡。”

严家新还写到,“目前网络上或实际生活中有关狂犬病的不科学言论泛滥,各种奇谈怪论在’专家’和民众中都相当普遍地存在,使得一些与犬、猫有接触者(甚至完全没有接触者)长期处于恐惧之中,甚至发展成强迫症或’癔症’。有的人多次接种了疫苗,但仍每个月不远千里到武汉做抗体检测,担心“抗体一旦减少,狂犬病就会发作”。有的人自认病毒已潜入大脑,自己必死无疑,丢掉工作,成天上网查信息,在各种互相冲突的信息中无所适从。有的人怀疑疫苗是假的,怀疑疫苗中有活病毒,怀疑狂犬病毒能通过空气传播,怀疑护士,怀疑专家……成天在无尽的烦恼之中挣扎。”

严家新致力于消除人们对狂犬病的恐慌,在他看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减少对狂犬病疫苗的滥用。

至于金钱成本、时间成本,也很好理解,5针全程疫苗,国产的要一两百,进口的翻倍,加上去注射的来回路费、误工费、时间,不可避免地会让人去想,有没有可能不用打疫苗?或者是不是可以少打几针?这都是很实际的问题。

关心这个问题的最典型人群,就是大城市里的“狗奴”、“猫奴”。他们很想知道,如果是被自己或邻居所养的宠物猫狗抓伤咬伤,是不是非得去打针不可。有些人坚定地认为,被确定打过狂犬针的家养猫狗抓伤咬伤,无须如临大敌。

这个想法你不能说是毫无道理的。毕竟不同人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,对于卫生官员和医生来说,他们通常比较保守,因此会强调狂犬病可怕的致死性,但对于经常接触宠物的“狗奴”“猫奴”来说,打针带来的各种麻烦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,因此希望如果风险可控,能够尽量简单地处理。

这种不同的考虑,集中体现在不同人群对“十日观察法”的理解上。

所谓“十日观察法”,按照《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(2016版)》的标准表述,是指“暴露后预防处置应立即开始。如果伤人动物在10日观察期内保持健康,或经可靠的实验室使用恰当诊断技术证明该动物未患狂犬病,则可以终止免疫接种。”但在严家新看来,《指南》对“十日观察法”存在误解,附加一些先决条件“实际上是全盘否定十日观察法”,反映出一些卫生官员在这方面问题上的保守——事实上,尽管《指南》提到了“十日观察法”,网上仍然有很多声音认为在中国根本不适用。而一些医生在提及“十日观察法”时,也强调“暴露后预防处置应立即开始”,即先打针了再去观察。

《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(2016版)》关于“十日观察法”的描述

然而对于一些“猫奴”、“狗奴”来说,他们最看重的是美国疾控中心版的“十日观察法”,按照美国疾控中心的说法,家养的猫狗如果在伤人的时候明显看起来是健康的,就不用先注射,而是观察十天再说,如果伤人宠物没有什么问题,那人也不用打针,如果出了问题,人再接种疫苗也不迟。

美国CDC关于“十日观察法”的描述,明确表示被家养猫狗咬了无须立刻采取预防措施

对此也有不少争论,有人强调美国的做法是因为美国已经基本消灭了狂犬病,而中国仍然属于“疫区”,但也有人反驳,中国的城市也可以跟农村区别开来。

随着宠物社会的不断兴盛,“狗奴”、“猫奴”的数量显然会不断壮大,被家养宠物猫犬弄伤后,到底该如何处理,会越来越成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。目前中国社会的狂犬病防止状况和舆论认知,让这个问题显得相当棘手。

3 要想办法消灭狂犬病,才能彻底解决狂犬病恐慌

有没有彻底解决狂犬病问题,乃至解决衍生的狂犬疫苗恐慌、“恐狂症”问题的办法?

在严家新看来,是有解决办法的。他曾指出,“世界上先进的国家把狂犬病消灭,靠的是把疫苗打给狗。”“对某一地区70%的犬进行持续和有效的免疫,就可以切断狂犬病的传播,达到消灭狂犬病的目标。解决狂犬病问题主要靠兽用疫苗而不是人用疫苗,靠农业部而不是卫生部。”而“中国一直是反其道而行之,治标不治本。至今仍在承受此方向、路线错误的惨痛代价。”

他还引述,“WHO狂犬病专家2004年磋商会明确认定:狂犬病可以被消灭,北美洲、西欧、日本和南美洲的许多地区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许多亚洲的国家或地区,如马来西亚、台湾、新加坡……也基本控制了狂犬病。目前在全球大约150个国家或地区中,有约一半已基本消灭了狂犬病,其中有约50个国家或地区多年的狂犬病例数报告都保持为零。”

在一些国家,犬只会被要求佩戴狂犬病疫苗注射徽章,彻底打消人们的担忧

结语

从舆论中可以观察到的“狂犬病恐慌”以及相关衍生问题来看,快速消灭狂犬病是很有必要的,而一旦消灭了狂犬病,被猫狗抓伤咬伤之后要不要立刻打针的问题,自然就迎刃而解。希望有关部门赶紧行动起来吧。

分享

我要评论

  • 江苏省宿迁市小程序网友

    最怕狗了

  • 江苏省宿迁市小程序网友

    真的假的

  • 江苏省宿迁市小程序网友

    吓人

  • 江苏省南京市小程序网友

    说真的,我很怕,我被狗咬过两次,第二次打疫苗出现药物过敏,花很多钱人受罪不说,造成我皮肤变得敏感,非常容易被一些轻微的刺激就引发过敏,而且还是终身的

相关话题